类似于黛熊视频app的

走下扶梯。

两边移民局的人不时把一些人叫住,带到一边的小房间里。

见何亮这一堆人明显是有组织的,虽然很可能很有钱,但是也可能很有背景,怕惹上麻烦,因此都当做没看见,专门挑选一些‘好欺负’的。

拉去小房间,检查护照,内容大家都知道,要钱。

没走多远。

何亮带着手下来到了卫生检疫的地方。

这里的客流量本就不多,因此只开了两条通道,何亮随便选择了一个通道排队,其他人跟在后面,安安静静,没有说话,也没有乱看,免得得罪人。

看着这一行清一色装束的华人。

其他人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

这样的打扮,在这里可是很少见的,清一色的迷彩背包,笔直的身板,表明这些人都是严格受训过的人,就算不是现役,也是退役的士兵。

排在何亮前面的是一个华人小伙。

二十多岁。

逆光少女雯雯楼顶上关着脚丫明媚写真

看打扮斯斯文文,戴着近视眼镜,有点像是大学生。

瞥见何亮一身装束,那个华人很是热情。

“大哥你好,我叫汪百,来这里工作,你也是吗?”异国他乡的,华人圈子本就不大,今后也许和何亮有再见的机会,汪百主动招呼。

“你好,何亮,来这里工作。”何亮礼貌笑道。

“我是一名矿业公司的会计,你们这么多人,是来做什么的?”汪百看着何亮身后的一溜队员,好奇的问道,甚至脑洞大开的他都在想这些华人是不是来这边当雇佣兵的。

“保安。”何亮简洁回答。

“这样啊,在金萨吗?”汪百又问。

“不,在其他省份,不过工作原因,不方便透漏。”何亮摇头,这当然不是什么机密,只是不想说那么多而已,他的职业,决定了不喜欢到处和人唠嗑。

见何亮这么说。

汪百也发现了何亮不想多说话,很识趣,也不多问,转头看着前面动作贼慢的队伍。

很快。

轮到汪百了。

工作人员让他出示‘黄皮检疫证书’,汪百赶紧递了过去,他的行李箱和身上物品也在接受检查,粗略的检查完身上的物品之后,那些检疫人员在汪百的行李箱乱翻起来。

汪百皱着眉头。

看就看,翻什么翻。

而且旁边检查‘黄皮检疫证书’的黑人警察一遍遍的翻越,好像能看出什么花一样,叽里咕噜说着一些他也听不懂的话。

“汪兄,第一次来?”后面的何亮忽然问道。

汪百转头,笑着点头道“是啊,第一次,公司把我派过来,说机场外有人接我,我的英语会说,可是法语够呛,好在我的工作内容和法语牵扯少。”

何亮了然。

这地方并不太平,想要招人也不容易,只要差不多,那些公司就会开出高工资,吸引人过来,虽然工资是国内的数倍,但是能在这边混饭吃的大企业。

一个人的工资而已。

无非就是多挖几铲子矿的事情,小到不能再小的成本了。

“难怪。”何亮嘴里蹦出了两个字。

就在汪百纳闷的时候。

何亮从兜里的钱包里掏出了一张五十元人民币的钞票,递给了那个黑人检疫官,用流利的法语说道“我们赶时间,快一点。”

都是同胞。

五十块钱,何亮也没兴趣从汪百的兜里掏,要是别人,这钱就可能换成美元才行,但是何亮经常来往,知道这点钱对方也能接受。

那个检疫官员毫不避讳地收进了兜里,虽然少了点,可总比没有好,何亮和身后的一溜华人看样子不好惹,还是落袋为安。

几人飞快的把箱子装好,证件还给了汪百,嘴里笑呵呵的用很难辨认的汉语说道“欢迎。”

汪百看的一愣。

何亮笑问道“来之前你们公司的人没和你们说吗?”

“说什么?”汪百疑惑道。

“那看来你的人缘不怎么样嘛,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不给钱,他们也只是浪费你的时间,你先出去吧。”何亮要不是不想耽搁下去,也是不会出这钱的。

他也不是钱多烧得慌。

说着。

何亮把自己的包递了上去,他这次是回去带人过来,带的衣物并不多,就一个提包,至于华夏的吃的,并不需要亲自带,想吃什么都可以上报给公司。

公司会收取国内的采购原价。

同时承包所有运费,送到你手里,每个月都有一次大宗物资综合采购,相当的人性化,至于为什么不完免费,那是因为每人需求不一样。

有人就要几箱饼干。

可有的人却想要几箱二锅头和炖猪蹄,因此,包吃包住以外的消费,公司免除了所有运费,但是要按照采购价支付,这样最公平。

见何亮出手‘大方’。

他们仅仅是翻看了几下检疫证件,就让何亮通过。

随后,何亮又递上了五张百元人民币,说道“后面的,所有我们公司的人,快一点。”说完,何亮把钱放到黑人手里,提着包就向前走去。

没给他们讨价还价的时间。

要是按照这里的‘标准收费’,一个人经过移民局、检疫局、海关三道坎的总花费在一百美元左右,但是那也要看人,‘好欺负’的一般人只有认了。

可何亮不是‘好欺负’的那一类。

公司说了。

金萨机场的通关费用单次只给报销一千块人民币,如果有人要更多,就打公司电话,公司会出面解决,这种事情何亮遇到过一次。

这里的人要索要每人一百美元。

当时过来了五十个人,就要五千美元,四万人民币。

最后公司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方式何亮事后也有所耳闻。

听说是公司和这边的移民局关系很好,那次还是移民局高层打招呼,由移民局出面协调其他部门,最后给了点小钱就让过去了。

也就在那时候,公司的规定成了只给检疫和海关,移民局不用管。

至于完不给。

何亮也觉得不可能。

所谓入乡随俗。

非洲国家。

特别是中非几个比较不稳定的国家,黑人的公职人员工资低,就几十美元,很多时候政府还拖欠不给,他们也只能在其他地方打主意,赚点外快。

久而久之。

那是已经成了常态。

钱能通神。

就是这里的常态。

不给钱基本上很难办成什么事,只是他们给的要少一些而已。

看着兜里的钱。

那几个检疫人员也没说什么,快速的干起活来,这些都是没有油水的人,收不了钱,因此其速度快到令人咋舌,到最后就不开包了,直接戳章,走人。

海关检查何亮也给了五百块,连包都不用开了。

走出机场。

“队长,这样也行?”那个年轻的队员凑上来,惊讶问道,一个国家的入境检查就这样过来了?这些警察胆子也太大了吧。

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

这么明目张胆的,这些非洲警察也真够嚣张的,最关键的是,这钱还是何亮主动给的,不给就不让过了吗?

何亮没好气都说道“怎么不行,入乡随俗,这个国度,出门随身要带着点钱,主要是抢劫横行,不过矿产附近安点,没人赶来敲诈勒索,离得远了,如果人少,还是有可能有危险的。”

“我知道,我又不喜欢乱跑,在矿上附近转悠就行了,不过还是有点担心,你说的矿上真的这么好?”年轻人疑惑道。

之前在国内就听何亮吹矿上怎么好玩,多么和谐,之前还信,但是在这个刚果金的首都机场的见闻,让他有点动摇了。

“你去了就知道了。”何亮神秘的笑道。

Copyright 破解版黄片软件 2023
Tech Nerd theme designed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