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香蕉视频

尹乐麻木的听团子报着菜名。

有些菜他听都没有听说过,尽管这里是钓鱼台,但他仍不确定这里有没有。

只得拿备忘录记下来。

可偏偏团子是一只不识字的文盲猫,有些菜名团子只会读,一问她是哪个字,她就化身小复读机,尹乐只能靠自己的想象和尝试来猜。更难为人的是有些菜名听起来就很拗口,明显带有异域风情,猜都猜不出来,尹乐只能写一个读音差不多的字,期待着钓鱼台的大厨能听懂。

随即他便出去点菜了。

团子显然十分期待,在床上来回走动,也不知道点了这么多菜,她能否做到每道吃一口。

槐序也在房间里走动着,到处乱瞄。

“这房真大!啧啧!金碧辉煌!比咱们以前住的那些旅馆好多了。”槐序一顿,“就是有一点不好。”

“什么?”周离转头。

“这里该安一台电脑的!”槐序指着办公桌上,“要那种很厉害的电脑,可以打游戏、吃鸡的,我看那些一百来块钱的小旅馆里面都带电脑。”

“言之有理。”

“是吧!”

清纯蓝色甜美妹子可爱贪吃蛋糕惹人爱

“嗯……”

周离平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团子在床上走来走去,从他胸口踩过,不再理会老妖怪了。

钓鱼台国宾馆虽然也对外营业,但也只是部分区域对外营业。你只要出得起钱,以前也没犯过事,干的也不是那些不正当不体面的事情,是可以租用钓鱼岛部分区域的,住宿、会议、吃饭都行。但也有一些区域是平常人几乎进不了的,比如养源斋中餐厅和周离现在住的这一栋,只会用于接待国宾。

在这个房间里装电脑,你是指望国宾用它上网冲浪,还是处理文件?

饭点到了。

郑科长和他们科的正科长也来作陪。

周离指着身边的空气对他们介绍道:“这位是榆国妖王的亲从官,团子大人……不过你们看不见,你们可以称呼她为团子小姐,或者也可以叫她团子大人,‘大人’这个称呼基本是沿用我们古代的。”

“见到您倍感荣幸。”

“很高兴见到您。”

正副两位科长很得体的问好。

团子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头:“你们看得见团子大人喵?”

周离微笑着转述:“团子大人说她也很荣幸见到你们。”

尹乐默然。

幸好其他几个同事都不参与这件事,否则他觉得自己怕是要遭……

随即周离又向正科长介绍了槐序,和郑科长一样,正科长也很惊艳于槐序的形象和气质。

他们一同前往餐厅入座。

尹乐在周离身后悄声说道:“你没有眼福了,这里的服务员都超好看的,而且和外面的好看不一样,是那种很端庄很有气质的好看,但是今天都不在,只留下了两个。”

周离礼貌性的点点头,不以为然。

菜开始一道道的上来,因为只有两个服务员,上得很慢。

两位科长和槐序闲聊着,聊的多是些古代的事情,不出意外的话,槐序有些话也是编的,但没关系,他就算说某某皇帝有三只脚只是没人敢说没人敢书恐怕他们也会信。

这就是权威的力量。

周离则默默吃着,时不时给团子夹菜,每夹一次还得恭恭敬敬的说一句:“团子大人您尝尝这个……”

以衬托团子的身份。

这让团子心里满足极了,胃口都变得好了许多。

相反,槐序则表现得格外‘得体’,很少下筷,仿佛心思就不在这上面。

“好吃吗?”周离小声问团子。

“好吃喵!”

“哦。”

“这个是国宴喵?”

“不知道算不算。”

“周离是个小傻瓜呢~~”

“吃吃这个。”

周离又给她夹了块松鼠鳜鱼。

国宴其实特指国家元首或政府为招待国宾、贵宾、或在重要节日为招待各界人士而举行的宴会,一般来说可以分为堂菜和台菜,即在人民大会堂吃、在钓鱼台国宾馆吃。

周离也不知道今天这个算不算。

估计不算。

明天那个肯定算。

但今天也有吃国宴上常见的菜,据尹乐说,听了团子报的菜名后,主厨非常震惊,决定亲自下厨。所以单论菜品质量今天晚上应该是不逊色于国宴的。

差在了格调和名义上。

就周离感觉,味道固然是好吃的,只是和他之前忽悠槐序的话差不多——口味太过于偏清新淡雅。这一点和苍蝇馆子的重油重辣就完相反,尤其是他点了一道‘水煮牛肉’,这本身是道以重油重辣出名的益菜,可在这里硬是做成了减辣减油版,显然是故意迎合老年人们的口味,也迎合‘国宴’的风格。

此外好像厨房离这比较远,菜色端上来后已经没有锅气了。

所以周离感受最强烈的其实是这些菜的‘高端’。

不过他也不太会吃。

要是楠哥在就好了……

饭后。

槐序回到房间,又呈大字型躺在了床上,双目无神的望着天花板,生无可恋。

周离去浴室看了看洗漱用品,好像比自己带的要更好一些,倒是显得他土包子了,走出来后,他很平静的瞄了眼此时的槐序,又在床上坐下来,一边脱鞋一边说:“怎么?为了装……营造高人风范,错过了吃的,现在想把今早的自己抓起来打一顿?”

“有点儿……”

“……”周离低头笑了,“可惜你只有穿梭空间的能力,不能穿梭时间。”

“我要死了……”

“饿死了?”

“又饿又累……”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周离低头憋着笑,他还真很少见到这只老妖怪这么颓丧的时候……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好像还是去年春天他们刚遇到时他来向自己搭讪、自己没理他的时候。

“我也没有办法。”

“嗯?”周离疑惑看向他,“为什么没有办法?”

“我是代表妖的,总不能表现得跟个……”槐序想了想,“跟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给妖丢脸。”

“你还会考虑这个?”

“其实没有,主要是你说我是明公的学生,我不能给他丢脸。”槐序声音里依然透出生无可恋,“虽然我觉得我平常那样也没什么不好,相反,童心才最让人快乐,你们人要是活这么久,也能体会到这一点,也会在时间中慢慢做出选择,去以最简单的方式去追寻最纯粹的快乐。但无奈啊,你们活不了这么久,所以幼稚的你们反倒理解不了我们这些老古董,你们就有偏见,还觉得那样幼稚,觉得那样是不得体的。”

“你是在解释你为什么活了这么多年还这么傻吗?”周离疑惑,“可是你上次不是解释为你变成妖后,整个身体包括脑子转化成另一种状态,由此留下的后遗症吗?”

“我不是解释!我也不傻!”槐序扭头恶狠狠的看着他,“我在给你解释我今天的行为!”

“可你为什么要在意呢?”

“处在这世间,总是要在意别人的看法的,平常我不在意,但我要替老师在意。”

“可能明公也不在意呢?”

“他估计不在意,我还是得替他在意。”

“好复杂的样子……”

“我演的怎么样?”

“很棒。”

“我是专业的。”槐序还是这句话,然后又说,“我昨天晚上在家回想了好久,想那些古代人类,那些富有雅名的才子或大儒平常是什么样的,还看了电视,又排练了很久。”

“累吗?”

“我是专业的。”槐序依然说,“人生如戏,本来就时时刻刻都在演,每个人都在演。”

“可是……”周离犹豫着。

“可是什么?”槐序皱眉。

“可是古代有些书上不是说……那些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也很有英雄豪气吗?”周离疑惑道,“甚至还有说谁谁谁一顿能吃一头羊,多少斤肉,别人听了,都觉得这是大英雄,大将之材,很有气概。”

“真的假的?”槐序惊坐起,语气已然焦急起来,他怎么没看见这本书?

“真的。”

“什么书!?”

“很多书,忘记了。”周离说,“反正不在小学课本上。”

“你怎么不早给我说!”槐序已从床上跳了起来,牙关紧咬,气得不能呼吸。

“你也没问我啊!”周离眨巴着眼,“你说你要是提前和我商量一下多好,今天早上还把我恶心到了,我还没有找你赔钱呢,你反倒指责起我来了。”

“你……”

槐序支支吾吾的,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说:“你看看你!自从谈了恋爱,你现在说话都带上李呆毛的语气了,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周离唔了一声。

Copyright 破解版黄片软件 2022
Tech Nerd theme designed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