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片直播应用

如果还有新闻联播的话,顾眠觉得那常常在电视屏幕里的女主播会板着脸报导国台风登陆的事情。

顾眠不太看电视,更不常看新闻联播,但每次他打开电视播到新闻台的时候,都会被屏幕里女主播那张严肃的脸震惊。

可惜现在新闻联播没有了。

估计连气象局估计也成了空壳,今后的玩家们恐怕要面临更多的自然灾害——在没有天气预报的情况下。

夜仍旧很黑,窗外唯一的灯光就是那远处的超市。

楼下的玩家们还吵吵嚷嚷的叫着,外面的风雨不断砸在窗户上,让鼓面疑心客厅里的这扇窗户也会被狂风拍碎。

“话说回来……”胖子在黑夜中打了个哆嗦:“医生我觉得有点冷啊……”

现在是二月份,寒冬已经过去,没什么人还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加棉袄。

顾眠知道胖子不太怕冷,这回他就穿了个保暖内衣,外面套上一个屎黄色的高领毛衣,最外面套了个军大衣一样的绿外套,外套的上面连着一个帽子。

胖子经常跟顾眠强调这毛衣是浅咖色,不是屎黄色,但顾眠还是觉得屎黄色比较好记。

这旅馆并不供暖,但是穿着这么厚的衣服在旅馆里平时也并不会感觉到冷。

但此时胖子叫却觉得自己身都被冻透了,就像身处冰天雪地的室外一样,四周的墙好像没了用处,周身都是寒冷的空气,几乎能把水杯里的水给冻住。

麻花辫可爱少女清新甜美纯情动人

冷冽的风好像已经把这个屋子吹透,寒冷的空气萦绕在三人身边,胖子觉得自己手脚都被冻得冰凉,恨不得立刻把被子裹在身上。

“我日”他的牙开始不由自主的打颤:“这也太冷了吧?”

连胖子都觉得冷,那些在走廊上和客厅中的人更是觉得寒冷刺骨,好像整个人都变成了刚刚从冰箱里被拿出来的冰柜,此时他们也不管认不认识对方,都互相依靠着企图得到一丝温暖。

在这种温度下,就算互相依靠着取暖也坚持不了多久,有的人手脚已经没了知觉,恐怕还没等身体冻僵,心理就会提前崩溃。

太冷了!

即便是周围的墙能挡住寒风,也还是太冷了!

顾眠看了一眼冻得牙齿打颤的胖子:“你先回去盖上被子吧。

“好”胖子恨不得立刻钻进被子里,便立刻答应下来,但他回头准备向房间里走的时候,突然意识到顾眠穿的也并不多。

胖子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医生。

里面一个黑色的低领毛衣,几乎露到锁骨的位置,外面就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御寒作用的白大褂。

胖子牙齿打着颤:“医生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贴暖宝宝了?”

我上哪找暖宝宝去?顾眠推了他一把:“你快去被子里裹着吧。”

胖子连忙点头答应着,一边点头答应又一边看了眼旁边的楚长歌。

呵!

这厮穿的比旁边的医生还要单薄。

就一个褐色的高领毛衣,连外套都没有,但也没见楚长歌冻得牙齿哆嗦。

胖子一边嘟囔着一边快步缩回被子里:“我还是头一次发现你们一点都不怕冻呢……”

顾眠却是不怎么怕冷,现在这程度也就让他稍微哆嗦一下;不但不怕冷,也不怎么怕热。

他是在盛夏里穿毛衣只会觉得有一丢丢热的人,大概是因为经常被生活针对,所以上天给了他冬暖夏凉的体质。

这会还没到夏天,顾眠觉得如果到了夏天,胖子这狗币可能会死乞白赖的抱着自己当冰块使。

此时还没变得死乞白赖的胖子已经裹着被子闭上了眼睛。

但即便上了床他也不太安分:“医生,外面的声音还是好大啊,你说万一房间里的窗户被风怕碎了,玻璃碎片飞过来扎着我怎么办。”

顾眠看了眼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团住的胖子:“不然我把小红放你身上?这样的话玻璃就只能扎到她,扎不到你了。”

被安装在沙发上的小红动了动,似乎想对这个意见表示抗议。

但她那脖子上挂着的意念传声器到底没发表反对的意见。

胖子闻言连忙摇头拒绝:“算了算了。”

拒绝之后他似乎打算安心睡觉了,没一会顾眠就听到了穿上传来的呼噜声,胖子这厮虽然嘴上说着紧张,但睡起觉来比谁都快。

外面仍旧狂风大作,客厅里的玻璃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碎的样子,楚长歌看了一眼顾眠:“今晚你不打算睡觉了?”

顾眠看了一下时间:“现在都凌晨两点多了,再睡觉也睡不了几个小时了。”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反正我觉少。”

楚长歌似乎也没有要睡觉的打算,他看着窗外:“你说这风到天亮的时候能停吗?”

“恐怕不能”顾眠摇头:“而且看现在这情况,今天晚上这里应该很乱,我们最好醒着应对突发情况。”

此时楼下再度传来高昂的吵嚷声,声嘶力竭的老板似乎已经压制不住人民群众的恐慌之情了,只听见下面有谁先叫了一声“凭什么”之类的话。

紧接着杂乱的脚步声便在一楼大厅中响起。

听声音那是上百人混在一起发出的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紧接着,一群人跑着上楼梯的声音传来。

此时老板正站在一楼的客厅中间大张着手臂,像战争中摆着手呼唤爱与正义的和平使者,但这种使者一半都会被乱枪打死。

老板的运气稍微好一些,没有被乱枪打死,只是被拥挤着上楼梯的人群推倒在地,然后踩了好几脚而已。

大厅中的人们都面带恐慌的向着楼梯上跑去。

噪杂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再呆在这里我们会被冻死的!”

“去楼上的屋子里,屋子里绝对比这里暖和!”

“凭什么只有他们能住在屋子里,我们也要进去!”

老板捂着腰趴在地上,时不时有人在他背上踩上两脚,又时不时的有手脚不利索的人被他绊倒,然后压在他的身上。

老板叫苦连天,只觉得自己的腰要断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衣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就一用力,把他拉出了拥挤的人群。

老板先是大喘了几口气,然后感激的抬头看去,面前是之前那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Copyright 破解版黄片软件 2023
Tech Nerd theme designed by Siteturner